大香蕉伊人久草AV_狠狠撸网_爱撸网_青青草成人色情视频网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十景缎 第二百零九章
 

    十景缎 第二百零九章

    时间:2018-07-09 若论耍诈使计,原是小慕容的拿手好戏,不过多久,她便已想好办法,当即推门走进,笑道:「两位姑娘,你们怎么自己跑进来啦?」   柳涵碧、柳蕴青一惊回头,见是小慕容回来,赶紧跳离林家兄弟身子,慌慌张张地便往外冲。小慕容立刻关门拦路,笑道:「别走!我可 有话跟你们说。」   柳氏姐妹互望一眼,神情颇为忐忑。柳涵碧整了整衣衫,道:「慕容姑娘,我们可没做坏事。」柳蕴青道:「是啊,是啊,我们只是来看 看他们,你……你可不会生气罢?」小慕容笑道:「我干嘛生气?」跟着压低声音,悄声说道:「先出来!我有事问你们,你们可要照实说来 .」说着挽着姐妹两人出了石室。   门外守卫因为小慕容要求暂时迴避,现下也还没回来,石室外就只三女谈话。   小慕容道:「好了,你们为什么偷偷到巾帼庄里来?刚才那又是怎么回事?」   柳氏姐妹低垂着头,都是一脸无辜。柳涵碧道:「我们……我们只是想做做看嘛。」柳蕴青道:「除了他们,我们找不到其他两个长得一 样、又那样好看的人啦,不找他们,还能找谁啊?」小慕容乍听之下,颇觉一头雾水,皱眉道:「做?做什么?你们……」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,想起昔日初会云霄派时,她曾偷看到文渊被柳氏姐妹要求交合,最后虽以相吻了事,却也让小慕容借题发挥,故意大发娇嗔,把文渊着实吓 了一回。   她记得这对姐妹手足同心,决不愿只有一人破身,另一人却要另待机缘,文渊才得以化解这尴尬局面。这时找上林家兄弟,莫非也是同一 理由?于是问道:「你们……喜欢他们两个么?」柳涵碧略一沉吟,道:「这个……   他们是长得挺好看的,武功也不错……「柳蕴青跟着道:」虽然他们以前欺负我,还把我的衣服射破了,不过我已经缝好了,也不是缝不 起来……「姐妹两人喃喃几句,这才异口同声地道:」大概罢!「   柳氏姐妹本来好奇心盛,在云霄派里看多了师姐们的虚凰假凤,对这翻云覆雨之事早就跃跃欲试。两女自见过林家兄弟以来,左思右想, 觉得他们兄弟既如一人,那么姐妹两人各择其一,最是公平。   于是林家兄弟被擒之后,柳氏姐妹便跟着来到巾帼庄,这一日偷偷潜入,凭着轻功颇精,居然没给人发现。两女趁着小慕容离开石室,悄 悄溜了进去,不巧撞见林家兄弟光着下半身,神情惘然,竟还沉醉在小慕容巧手余韵之中。   姐妹两人一见此景,同时大惊。柳蕴青掩嘴惊叫:「啊唷,你们怎么没穿裤子?」林家兄弟的吃惊可还更甚于她们,却苦在手脚不得自由 ,完全遮掩不得。   林秀棠道:「又不是我们不穿,是给人脱了。」林秀棣也道:「你们把我们这样锁住,怎能怪我们不穿回裤子?」柳涵碧道:「什么你们 我们,又不是我们把你们关起来的,我们是刚刚才进来的啊。」   柳蕴青道:「涵碧,别多说啦。我们还是快开始做,要是等会儿有人来了,岂不糟糕?」柳涵碧点头道:「对!」当下显得十分雀跃,一 下子上前拥住林秀棠,笑道:「还好你们给锁住了,这就不会乱跑。」   林秀棠惊道:「你……你做什么?」一看弟弟,却也给柳蕴青抱住了,一脸错愕。一对姐妹花忽然投怀送抱,林家兄弟受宠若惊,想起先 前小慕容的手段,脑里不免遐想连连,下身颇有高举之势。柳涵碧立刻发现,指着林秀棠的下体叫道:「啊,它会变大!」柳蕴青则摇了摇林秀棣的宝贝,轻声道:「这还可以变更大么?应该多大比较好呢?」   两兄弟大受刺激之余,目光无意间互望,忽然起了跟柳氏姐妹相同的主意:若能寻得一对只胞胎作为情人,对于事事分享的兄弟两人实是 妙计。在这之前,他们可是连共娶一妻的念头都打过了。柳氏姐妹这一来,无疑是天降姻缘契机,她们来此的目的,兄弟两人一下子恍然大悟 了。   只不过这两对手足合计四人,对于男女情爱之事,委实糊涂得可以,虽然四人拥抱之际肌肤相亲,情慾自然勃发,但是柳氏姐妹空自娇喘 呢喃,却在此裹足不前,不知如何更进一步。直到小慕容回来,四人还没能开始男欢女爱。   小慕容费了一番旁敲侧击的口舌,总算弄清楚情况之后,立时笑道:「原来如此,那好极了!我帮你们指点一下,保证你们做……做得尽 兴,轻鬆愉快。」   心道:「既然是你情我愿,本姑娘帮你们成就好事,可是顺水推舟,不能算是害你们。」   柳蕴青喜道:「真的吗?」小慕容含笑点头,忽将手指一竖,说道:「不过,你们得记着!我等一下跟你们进去,一切要听我吩咐,不要 出错。」   柳氏姐妹连连点头,齐声道:「好!」   林秀棠、林秀棣才刚被柳氏姐妹勾起慾火,不消片刻,却又给小慕容带走了人,不禁都咬牙切齿,暗骂小慕容狡猾。林秀棣道:「哥哥, 那小慕容是故意吊我们胃口!」林秀棠悻悻地道:「那还用说?那有什么办法?我们可是人家的阶下囚。」林秀棣歎道:「好不容易有这一对 孪生姐妹,现在……现在可又……唉!」   就在此时,三女重返石室,小慕容听得林秀棣歎气,首先笑道:「歎什么气呀?你们两个呀,身在福中不知福!」   林家兄弟转头相望,还没来得及怒目相视,一看眼前景致,却先傻了眼。柳涵碧、柳蕴青出去时只是衣衫不整,回来时却都脱去了外衣, 只穿着一件精巧可爱的小肚兜,也是色作翠绿,衬得肌肤娇嫩欲滴。姐妹两人本就娇小,那肚兜却更是小巧玲珑,几乎不太能掩盖下体,股间 的细软芳草呼之欲出。   姐妹两人含羞带怯,遮遮掩掩地来到林家兄弟面前,立刻受到两柱擎天的热烈迎接。柳蕴青悄声朝柳涵碧耳语道:「你看,他们那下面真 的挺起来了。刚才慕容姑娘说……那是代表什么?」柳涵碧低声道:「好像……好像是说,那代表他们也想要……应该没记错吧!」   在带她们进来之前,小慕容为防两女对男人一窍不通,特地谆谆教诲了一番,把男女同赴巫山的过程简略交代,煽情之处却大肆添油加醋 ,说得两个纯洁如白纸的小姑娘目瞪口呆。小慕容先不管这对她们以后是否影响深远,只求弄得两姐妹春心蕩漾,更哄得她们先脱了外衣,以 便行事。果然一到林家兄弟面前,两女神气大不相同,神态娇羞,衣着更是香艳,马上挑动两兄弟的满腔情慾。   小慕容见林家兄弟反应热烈,马上轻推柳氏姐妹,笑道:「照我刚才教的做,去罢!」   于是石室中两场好戏同时上演。但见柳涵碧俯身捧起林秀棣的阳物,细细舔弄,伴随着阵阵喘息,好不淫靡;柳蕴青却伏在林秀棠的身上 ,两人下体缓缓厮磨,那娇嫩的花蒂同林秀棠的阳物来回擦动,登时使得柳蕴青神情恍惚,不时娇声呻吟。   林秀棠虽是男子,此时居然也涨红了脸,随着柳蕴青的娇躯律动而喘起气来。林秀棣下身所受刺激更大,口中「唔唔」几下闷声,颇为艰 难地道:「我……我要,我求你……」柳涵碧挪棒离唇,娇喘吁吁地道:「好……好啊……可以啊……」   话才说出口,旁边柳蕴青「啊、啊」几声呻吟,已经先一步坐在林秀棠腰际,缓缓将肉棒纳入嫩穴之中,柳叶般的眉毛紧蹙起来,显得颇为辛苦,汗水淋漓的喘息之中,却又有种不住跃动的快感。   柳涵碧见状,有点着急地叫道:「蕴青,你、你……你怎么先开始了嘛!」   她不落人后,紧跟着骑乘在林秀棣身上,把眼睛一闭,朝着挺立的肉柱坐了下去。   小慕容突然瞧出不对,连忙叫道:「啊,慢着……」   只听林秀棣与柳涵碧同时「啊」地失声叫喊,原来柳涵碧冒失出错,这一下没有对準,把那直挺挺的肉棒压倒在腹,差点没把林秀棣当场 压得软了。柳涵碧慌忙起身将之扶起,不迭叫道:「对不起,对不起!」林秀棣脸色古怪,难过地摇了摇头,也不知是何意思。小慕容掩了掩 嘴,心底暗笑。   好在林秀棣年轻力壮,这一压没折损雄风,一会儿柳涵碧重新来过,甫一结合,便逼得她仰首呻吟,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。由于林家兄弟 手脚被锁,两边均是由柳氏姐妹掌控全局,纤腰狂摆之下,石室中的叫唤当真此起彼落,没半点停歇。   小慕容原本还只笑吟吟地作壁上观,看到后来,眼见这两对只胞胎干得有声有色,柳氏姐妹虽然貌似娇羞,小小的身体却是浪态百出,不 禁有些心神不定起来,暗道:「她们倒还真有天份,第一次就可以这么……这么野……啊,居然还那样扭腰!这……这一定是看她们师姐偷学的……」看着看着,小慕容不觉嚥了嚥口水,悄悄夹紧只腿,只觉得一阵湿湿凉凉,登时有些怅然若失,喃喃歎道:「文渊,都是你啦!我… …我也想要……」   再看片刻,小慕容已觉胸口鼓动,忍不住喘了口气,又感觉水珠流下大腿,久旷难耐的慾念蠢蠢欲动,实在难以忍受。她看林、柳四人正 干得火热,料想无暇旁顾,当下隔着绸裙,悄悄把手放在私处,低声喘道:「文渊,文渊……」手指隔裙轻戳,以为无奈之下的抚慰。   但是随着柳涵碧与林秀棣、柳蕴青与林秀棠愈弄愈快活,小慕容的指下举动也难免愈演愈烈。她竭力把自己娇吟之声压抑下来,却压不下 胸口的急促起伏,换来的则是更多无处宣洩的慾念。好几次柳涵碧、或是柳蕴青失神浪叫之际,小慕容也差点跟着叫出声来,迷濛的眼眶里热 得似欲流泪,不过泪是没流下来,裙底下的地板却点点滴滴,流了一大滩忍不住漏下的爱液。   忽听林秀棠声音微颤,「啊、啊」地低声吶喊,全身骤然紧绷,柳蕴青同时往后一仰,惊慌失措地叫道:「有东西、有东西出来了……啊 、啊……啊!」最后一下呼喊彷彿满怀羞耻,却又极尽悦乐,就这样在呻吟声中,整个人无力地软倒下去。小慕容身子忽觉大为燥热,羞得急忙按住裙子,奋力忍住将至的高潮,浑身稍一僵硬,才把差点失控的快感压下来。她看了看那当先完事、气喘不已的两人,那一对赤裸而汗湿 的肉体令她看得有点晕眩。   紧接着林秀棣低鸣几声,似乎也已到极限。小慕容听出端倪,不觉只颊火热,心道:「又……又要来了……」才这么想着,柳涵碧丢身前 的最后呻吟随即喊出,再次冲击小慕容的心神。小慕容内心一紧,感觉下体的肌肉几乎不听使唤,两腿更是早已酥软,随时都要就地坐倒……   这时柳蕴青挣扎着坐了起来,一边离开林秀棠的身子,一边喘着气道:「好热……真的好热,你那里射出来好多东西……」蜜穴与阳物缓 缓分开之际,混浊黏稠的浆水缓缓洩流,登时流了一地。小慕容低声道:「还真的不少,都出来第二次了……」一看柳涵碧,也正慢慢爬起身 来,娇喘声中,却见那私处情景同样淫靡,阳精与爱液混成一片,拉线垂珠,不可收拾。   这些在小慕容看来,在在都让她回想起与文渊的种种欢好,在她慾念高涨之际,无疑是火上加油。小慕容身子一颤,心道:「不行……不 行!」再也无法忍耐,索性撇下柳氏姐妹,转身走出石室,快步来到文渊房里,一进门便大叫:「文渊!」   文渊正在房中静坐,一听小慕容急闯进来,不禁愕然,道:「怎么了?你不是在问……」不等他说完话,小慕容已扑进他怀里,搂着他热 吻起来。文渊虽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不知她何以忽然如此热情,倒也顺其自然,极尽温柔地吻了她一阵,直至她轻轻把头仰开,才听她娇 声喘道:「我……我要!」文渊苦笑道:「你要什么啊?」小慕容嗔道:「你……你明明知道!」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俏管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