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香蕉伊人久草AV_狠狠撸网_爱撸网_青青草成人色情视频网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迷踪奸影 第十九章 狩猎
 

    迷踪奸影 第十九章 狩猎

    时间:2018-02-09 再激越的乐曲也有谢幕的时候,在一种奇妙的心理驱使下,两人几乎同时攀到了快感的顶峰,生命的琼浆欢乐地翻涌,那片刻间飘至虚空的幸福感将使他们永世难以忘怀。两具胴体不约而同地搂紧,尽情将每寸肌肤都贴紧在一起,保持着最后这个姿态良久良久,直至火一般的激情一层层地从身上消褪,夜风的寒意又一层层地掩回。   「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吗?」文樱轻轻地说,气息如温暖的轻风拂过耳际。   「你说。」   「只要有一线生机,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先保护惠妹逃出去。」   「你呢?」   「你以为老天会如此宽容我们吗?」文樱轻轻挣开吴忠禹的拥抱,庄重地说,「你要给我一个承诺。」   男孩凝视着文樱眸子中闪现的光芒,心头掠过不祥的预感,没来由地忽然想起欣莲濒死前恶毒的诅咒。他已决意不将那最后可怖的一幕告诉女孩们,如果世间真有诅咒,就由他自己一力承担吧。念及此,吴忠禹以同样凝重的语气起誓道,「好,我承诺你,哪怕抛弃生命。」   文樱欣然,却不知男孩心里的誓言却是:只要有一线可能,我都要誓死掩护你和欧阳惠逃出生天。   临近天明的时辰,欧阳惠送回来了,一动不动不知死活,模样非常凄惨,被那个疯狂的野兽撕咬得遍体鳞伤,无处不有淤肿和青痕,更可怕的是她紧小的菊肛终于被极其粗暴地刺穿,厚厚的凝固的血浆已经淤满肛肠乃至整个下身,不难想像当时裂口处汹涌的程度。张洪一直对柔弱的欧阳惠表现出足够的耐心,暴力的魔掌也很少伸向这个听话的羔羊,今天他终于忍不住撕掉了伪装,露出了狰狞面目,更可见得这个豺狼的穷途末路。   「畜生啊!」怒不可偈的文樱冲着洞外怒吼。   「惠妹还活着。」张忠禹脱下上衣包起欧阳惠不忍目睹的身子,轻声说。   不多时欧阳惠醒转过来,尚未睁开眼睛,泪珠已挂满眼睑,「好痛……好痛。   不要,求你了。「文樱搂住她冰凉如雪的身体,垂泪道,」没事了,是姐姐在这里。「   「姐……姐。呜呜呜……他说要全部杀死我们,我不想死啊。」   「惠妹,你放心,姐姐一定带你逃出去。」说着话,眼睛却焦灼地看向吴忠禹。   欧阳惠勉强喝了两口水,觉得好过些了,忽忆起一件重要的事情,瞟见一旁关切的张忠禹又觉得难以启齿,便说,「姐姐,我和你说句悄悄话。」文樱附耳过去,听得满面的讶色,「真的吗?」她要已是尴尬不已的张忠禹背过脸去,伸手摸到欧阳惠狼藉的下身,迟疑了一下,还是伸出两根手指从肿胀的阴洞中探进去,很快便拖出一小团绞在一起浸满淫水的铁丝。   「那个禽兽只顾着欺负我,决想不到我偷到了这根铁丝,也不知有没有用。」   欧阳惠苍白的脸上飘起一丝红晕。   文樱递给张忠禹,「你是摆弄机械的行家,你看有没有用?」   张忠禹把铁丝扳直,抹去上面的水迹,想到它的来处不由得心神一蕩,忙收拾绮念,试试硬度,说「好像还行。」 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洞外的景外也已清晰可辨,恶魔的身影随时可能出现,少女们紧张地望着张忠禹趴在洞口套锁,不停地将铁丝弯成各种锯齿状,一次次地试探。文樱额上的冷汗泠泠而下。   张忠禹扭过头,表情複杂,少女的心不停地下坠,接近谷底时听到的却是天籁之音,「开了。」男孩刻意压抑的声音里竟带上了一点哭音……   第一个爬出洞的是张忠禹,可他一站直腰便像中了定身魔咒,就此僵立不动了,文樱在洞里急道,「你在干嘛呀,还不快拉我们上去?」男孩聋了一般充耳不闻。   文樱只好自己费力地爬出那个狭小的洞口,顺着男孩面对的方向抬眼望去,心脏几欲停止跳动。   ——张洪,赤着上身、一手提枪另一手拿鞭的恶魔,狞笑着站在洞口旁。   他把枪夹到腋下,腾出一只手来鼓掌,「精彩,真是精彩的逃跑计划。」他下半部的脸放肆地笑,上半部却连眼角的摺子都纹丝不动,「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对吗?可哪有这么糊涂的老爹,会连自己女儿胡乱往自己的骚穴里乱塞东西都看不到呢?」   张洪拿籐条轻轻地挑起文樱T 恤的下摆,一直挑到颈口,雪白挺拔的双峰跳脱出来,嫣红小巧的乳头微微颤动。   「我和你拼了!」吴忠禹双目被怒火烧得赤红,他无法再次目者心爱的女人受到羞辱,像头发狂的狮子攥紧拳头不顾一切向前扑去。   冰凉的枪口顶住了他的喉头。   「放过他。」在扳机扣响的一剎那,少女挺身插到吴忠禹的身前,用柔软的胸脯挡住枪口。她面无表情地脱去身上仅有的那件外裳扔到一侧,双手背过去死命捏住激动得发抖的张忠禹,勇敢地直视着张洪的一双凶目说,「我承诺,承担一切过错。」她故意把承诺两字说得特别重,迫使身后的人不再作出蠢动。   张洪像是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「你?你是什么东西,只是老子吊下的一条母狗。让开!」就在大笑声中,籐条如毒蛇出洞出其不意地向文樱莹洁的身体抽去,少女倒抽一口冷气,痛得差点晕劂,玉乳上立时印现一条一指宽的血痕,第二鞭第三鞭竟然都落在同一处地方,柔嫩的胸肌破开深深的口子,鲜血汩汩流淌下来。文樱眼前一片金星,她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久了,只要有一丝意识她还是咬着牙挺立着,绝不肯移开半步。她只能祈祷自己不是无谓的牺牲。   不知何故,张洪的毒鞭竟真的罢手了,「不错,硬气,老子佩服你,想不到在这个狗不拉屎的地方让老子连接碰到几个够劲够味的妞,」他笑了笑,「沖这一点老子就给你们个活命的机会。」   他指了指远方耸立的盘龙山顶,「等会我带你们到盘龙山主峰,然后放你们三个先逃十分钟,只要不让老子撵上就算命大,任你们海阔天空去了,如果不幸撵上了,嘿嘿,……」   文樱他们不敢相信张洪会有这般好心,圈套,绝对是圈套。   张洪看出他们的不信任,冷笑道,「老子是猎人,你们是猎物,没得选择。   不干也行,老子现在就就地处决你们。「   半晌,文樱点点头。   张洪快活地摸摸枪管,「伙计,狩猎季节又到了。」
上一篇:我和小琪母女 下一篇:补习班老师